<acronym id='z7dam'><em id='z7dam'></em><td id='z7dam'><div id='z7da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z7dam'><big id='z7dam'><big id='z7dam'></big><legend id='z7da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1. <tr id='z7dam'><strong id='z7dam'></strong><small id='z7dam'></small><button id='z7dam'></button><li id='z7dam'><noscript id='z7dam'><big id='z7dam'></big><dt id='z7da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z7dam'><table id='z7dam'><blockquote id='z7dam'><tbody id='z7da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z7dam'></u><kbd id='z7dam'><kbd id='z7dam'></kbd></kbd>

      1. <fieldset id='z7dam'></fieldset>
          1. <i id='z7dam'><div id='z7dam'><ins id='z7dam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z7dam'><strong id='z7dam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ins id='z7dam'></ins>
            <i id='z7dam'></i>
            <dl id='z7dam'></dl>

            <span id='z7dam'></span>

          2. 那一縷菠蘿香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68

              她還記得18年前的那個春天,8歲的她第一次見到那個醜醜的東西:均勻隆起的橙色小丘,一身粗糙的刺,上面一簇綠葉,倒像是綻開的花朵。那是父親從南方回來帶給她的禮物,可是一傢人竟都不知道怎樣對付這個異物。菠蘿在床頭櫃上放瞭3天,父親才拿刀將它攔腰切成兩半,把裡面的肉一勺一勺挖出來喂她吃。母親也突發奇想,將隔夜的米飯放進吃剩的菠蘿殼裡,上籠微蒸,米飯吃到口裡,竟是從未有過的鮮潤清香。
              一年後,父母離異,她跟著父親,輾轉到另一個城市。日子像流水一樣滑過,她中學大學一路讀過去,畢業後在北京找瞭工作,穿名牌服裝,用名貴手袋,喝現磨的咖啡,完全是個優雅幹練的時尚女子。隻是,她再也沒有吃過菠蘿,就像她從不和別人談起自己的父母,那都是她心中不能碰觸到隱痛。
              後來,她和他相識,相愛。有時他牽著她的手從街上走過,看見街角賣菠蘿的小販,手裡握著長長的刀,利索地削去菠蘿外面粗糙的皮,又一刀一刀順著紋路將果核去掉,幾圈下來,手裡已經是一隻斜棱環繞幹凈漂亮的菠蘿。
              他追隨著她的目光,正要去買菠蘿,她卻拉他走開。她說,不喜歡,怕酸。當然不是怕酸,隻是她忘不瞭,父親一勺一勺挖出來的菠蘿肉和母親清香鮮美的菠蘿飯服裝。那菠蘿裡浸潤著曾經美滿幸福的傢的味道,如今早已破碎。
              他們相愛兩年,她先提出分手。沒有理由,如果一定要找理由的話,便是彼此的熟悉吧。她害怕朝夕相處日久生厭,日日的瑣碎平淡,再深的感情也能磨得波瀾不驚,就像當年的父親和母親。她不願經受那樣的痛,所以,先放瞭手。她想,自己可能是不合適婚姻的。
              分手之前的散夥飯,她醉瞭。生命中的聚散離合,她早已見慣,誰是誰的天長地久?不過是彼此的過客而已。
              一個星期後,她下班回傢。門竟然是虛掩著的,她警惕地推開門,聽到廚房裡叮叮當當地響,她看到他正背著門,笨拙地挖菠蘿裡面的肉。他把蒸好的糯米和菠蘿肉攪在一起,加入白糖,火腿丁,青豌豆,一起裝進菠蘿殼裡,再放進微波爐。他做得那麼專註,連她到瞭身後都不曾察覺。
              她靜靜地看著,忽然緩緩地從身後抱住瞭他的腰。他一震,旋即,輕輕握住瞭她的手。他說,那天你喝醉瞭,說瞭很多……我特意去學做瞭菠蘿飯,馬上就好,你嘗嘗看,是不是小時候媽媽走的那個味?
              她不回答他,隻是淚已經流瞭一臉。是的,她已經聞到瞭久違的菠蘿香……